网站首页 | 投资介绍 | 本局资讯 | 投资环境 | 投资指南 | 地市连线 | 活跃伙伴 | 境外营销网络 |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本局资讯 > 经贸新闻 >  > 正文
推进区域创新发展 把珠三角建成中国“硅谷”

8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做客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两会全媒体直播室,接受南方日报、南方网、南方杂志等媒体采访。他解读政府工作报告,为广东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推进经济发展“把脉”、建言。

谈及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迟福林建议广东利用好珠三角地区已有的创新资源要素,推动要素的区域内流动,发挥聚集效应,鼓励创新创业,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将其打造成中国的“硅谷”。

◎建立负面清单制度,不是让政府权力一放了之。着眼于形成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前提下的有为政府,需要制定并实行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

◎未来5—10年,我国工业将会由2.0升级到3.0甚至4.0,实现这一升级的关键在于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机遇,实现生产性服务业的突破,最重要的就是推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产业带动新一轮产业结构的升级。

◎在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过程中,广东一定要坚持用市场的方法,推动构建鼓励创新创业的经济、社会环境。

◎进一步提升营商环境,我建议广东大胆借鉴香港经验,建立与港澳、世界接轨的企业自主登记制度和市场管理规则。

▶分析体制改革思路

以实行三个“清单”为重点

南方报业: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多次提到简政放权。在新一轮体制改革当中,政府体制改革的思路和方向与以往有何不同?

迟福林:最主要的不同,就是以实行负面清单、权力清单、责任清单为重点。这也是我国正在推进的三大重要改革。

改革开放30多年,政府体制改革也进行了30多年,取得了很大成效。走到今天,我们发现体制性矛盾和结构性矛盾正在制约下一步的发展。体制性矛盾方面,如果行政审批体制不改革,或者行政审批没有实质性改变,市场就很难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结构性矛盾则集中反映在财税体制结构、金融结构和教育结构的问题上。如果财税体制不改革,公共财政体制和以消费税为主体的税种结构得不到建立,实现经济转型升级便缺乏支撑。而目前的金融结构不太能满足我国服务业、实体经济以及企业转型升级对金融的需求。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

南方报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有权不能任性”,这涉及到政府职能定位的问题。在“放权”的同时,政府应当如何积极作为?

迟福林:建立负面清单制度,不是让政府权力一放了之。着眼于形成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前提下的有为政府,需要制定并实行各级政府的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因此,我建议通过1—2年的努力,各级政府都要公布权力清单,在防止行政不作为、乱作为上取得重要突破;在建立责任清单制度方面,则要突出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问题上政府的责任,形成倒逼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体制改革的新局面;围绕权力清单建立规范的官员问责制。

实行负面清单管理后,政府面临很多体制改革的问题,比如行政审批大幅减少后,市场监管体制要由以行政监管为主的体制向法治化监管体制过渡,使市场监管体制更具权威性、更加独立。建立有效的市场监管体制还涉及到权力结构的调整,比如相关部门的职能整合,建立法定的市场监管机构。此外,推动政府更加积极有为,还要建立新的激励与约束机制,如对政府的考核更加强调公共服务、经济发展质量、生态保护等。政府不可任性、更加有为,不仅是一种精神层面的要求,还需要建立健全相关机制使之得以保障。

▶畅谈广东发展机遇

抓住向服务型大国转型趋势

南方报业:在新一轮改革开放当中,广东有哪些机遇?对于广东的发展,您有哪些建议?

迟福林:谈及机遇,就要先判断一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发展的大趋势。我认为,当前,我国经济转型升级面临着三个趋势。

第一,工业的转型升级。未来5—10年,我国工业将会由2.0升级到3.0甚至4.0,实现这一升级的关键在于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的机遇,实现生产性服务业的突破,最重要的就是推动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产业带动新一轮产业结构的升级。抓住这个大趋势,工业转型升级就大有希望。

第二,城镇化的转型升级。未来我国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推动城镇化的转型升级,这将构建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消费将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第三,消费结构的升级。当前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结构正在由生存型消费向发展型消费升级,由物质型消费向服务型消费升级,由传统型消费向新型消费升级。我们分析判断,到2020年全国城镇居民服务性消费占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至少达到45%,广东至少达到50%以上。比如以往人们买房子是为了居住,现在人们购房除了考虑居住,还对小区管理、社区大数据医疗等提出要求。未来这样的消费内容将会大量增加。

这三大趋势都指向一个大趋势,那就是中国将从工业大国向服务业大国转型。要抓住这一机遇,我认为三项工作对广东比较重要。第一是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广东和香港对接,具有开放服务业市场的便利条件。广东始终走在改革开放的前列,能不能在服务业市场开放上也先走一步、快走一步?服务业市场开放以后,第二项工作就是要做好服务贸易的开放,争取成为对外开放新高地。前两件事能否做成功还取决于第三项工作,即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政府职能转变。广东是有能力做成这三项工作的。

▶建言创新驱动发展

率先启动互联网行动计划

南方报业:当前,从广东到全国都在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您认为广东创新发展的实力在全国处于什么位置?下一步关键要做哪些工作?

迟福林:推动创新驱动发展,广东的已有条件很好。一是起步比较早;二是有一批创新型企业,以华为、腾讯为代表的创新型企业已经走向国际;三是广东的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集聚了一批人才;四是广东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发展机会比较多,对人才具有吸引力。总体来说,广东是有条件、有可能在创新发展方面走在全国前列的。

对于下一步的发展,我建议广东探索几项重要工作。第一,广东今后能不能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当中率先启动互联网行动计划,用互联网带动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并推动生产经营模式的更新升级。第二,广东能不能在全国率先发展各类风险投资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包括外来资本加入到风险投资基金的建设中来,给创新创业者提供很多的金融支撑,引导青年人创新创业。美国“硅谷”的成功便有赖于此。第三,广东要把珠三角建成中国的“硅谷”。区域是经济发展的载体,也是科技创新的重要平台。珠三角地区集中了广东近80%的生产总值,以及绝大多数的高校、科研院所、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和发明专利,市场化程度高,人才集聚。如果能够让这一区域的创新要素在区域内流动,发挥聚集效应,鼓励创新创业,我相信珠三角的区域经济发展和广东的转型升级都将有重大进步。

当然,在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过程中,广东一定要坚持用市场的方法,推动构建鼓励创新创业的经济、社会环境。

▶献策营商环境优化

推动与实行三个清单相适应立法

南方报业:广东提出要构建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您觉得关键是什么?

迟福林:总体来看,广东的营商环境是比较宽松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程度都比较高,整个营商环境在全国处于一流水平。

进一步提升营商环境,我建议大胆借鉴香港经验,建立与港澳、世界接轨的企业自主登记制度和市场管理规则。广东中小企业众多,这也是广东市场活跃度比较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对于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广东可以给予更多的扶持。如国家决定2017年以前对20万小微企业减免税,广东能否把这一扶持范围扩展得更大,通过免税等政策,把具有创新性的、有市场前景的中小企业吸引到广东去,我觉得很有必要。

同样,构建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有赖于政府职能的转变。

南方报业:修改《立法法》是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一项重要议程。您认为通过立法,推动经济社会的改革发展,广东可以做哪些工作?

迟福林:有两项工作对于广东很重要,一是要推动与实行负面清单管理相适应的相关立法,二是要推动与实行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相关联的相关立法。有了这两个支撑点,广东建设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就会更有保障。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5-03-20 19:26 文章录入:admin
  • 上一篇:120个港澳项目落户南沙新区 总投资额约32.9亿美元

  • 下一篇:发动“海丝”沿线华人建设汕头华侨试验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